大发直播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1 14:07:2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校园欺凌的施暴者及受害者都是学生,无论是对受害者还是对施暴者都会带来极其恶劣的危害”。李亚兰代表表示,校园霸凌对受害者的性格养成及日后生活造成诸多负面影响,也会助长施暴者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。因此,校园霸凌问题不容忽视。但校园欺凌事件通常会被学校及家长以“息事宁人”的态度进行处理,多数未进入司法程序追究法律责任,这与现有的法律规定缺失有一定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台湾地区作为中国的一部分,其参与国际组织问题必须遵照一个中国原则处理。2009年至2016年,台湾地区连续8年以“中华台北”名义和观察员身份参加了WHA。这是在两岸均坚持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“九二共识”基础上,通过两岸协商做出的特殊安排。问题是,如今民进党当局顽固坚持“台独”分裂立场,已经导致台湾地区参加WHA的政治基础不复存在。有关方面对此心知肚明。而且WHA连续多年拒绝少数国家提交的涉台提案,充分体现了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人心所向、大势所趋,不容任何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估计民进党当局和“台独”势力内心五味杂陈。在全球抗击疫情的大背景下,他们自认为风来了,为了能参加今年的WHA,可谓绞尽脑汁。一方面,民进党当局把参与WHA作为“以疫谋独”的手段,并借势搞“法理台独”,否认联大2758号决议和世卫大会25.1号决议内容,妄称这些决议“与台湾没有关系”。另一方面,他们又挟洋自重,紧紧抱住美国大腿,妄图增加参与WHA的可能性。如今一盆凉水浇透顶,应该觉悟了。诚如岛内有识之士所言,民进党当局应理性务实改善两岸关系,“大陆打压”不该是借口与障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回答日本记者关于中日关系问题时,郭卫民表示,在抗击疫情过程中,中日两国相互支持,友好合作,日本官方和民间纷纷伸出援手,两国守望相助、携手共进,这是未来中日关系持续改善发展的重要基础。他说,中方愿同日方一道加强交流合作,两国人民的友谊将得到进一步深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进党当局放任两岸关系变冷,却炒作参加WHA问题,不是为了获得技术参数,不是为了维护台湾民众健康权益,并非真正关注公共卫生问题,而是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”,出于政党私利将防疫议题政治化,为的是在岛内外凸显台湾的所谓 “国际空间”议题,为民进党的执政背书,为“台独”理念张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似乎是为了给民进党当局壮胆,美方部分政客也摆出“大阵仗”摇旗鼓噪,联名致函WHO总干事,又是大力夸赞台湾地区的抗疫成绩,又是对WHO给台湾的待遇表示不满。公然说项,卖力“表演”,满嘴的公心道义,一肚子花花肠子。不外乎是想借此提升所谓“美台关系”,让台湾更紧密贴靠美国,作为棋子向中国政府施压。在全球防疫抗疫的关键时刻,双方沆瀣一气,企图勾兑操作,将疫情责任“甩锅”中国大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亚兰代表认为,在治理校园霸凌现象过程中,现有法律存在概念模糊、责任年龄偏高、惩处方式单一等问题。据此,李亚兰代表建议,对校园霸凌行为进行单独立法,如《反校园霸凌法》或《惩治校园霸凌法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首先,对校园霸凌行为作出明确界定,尤其注意区分校园霸凌与学生间嬉闹、青少年违法犯罪行为的界限,为惩处校园霸凌行为提供法律依据;其次,对责任年龄作出重新划定,在刑事责任年龄的基础上,校园霸凌专项法律重点弥补对低龄霸凌行为的惩戒,尤其是14周岁以下校园霸凌施暴者的惩治;最后,校园霸凌专项法律法规应当根据校园霸凌造成的后果严重程度,明确由司法机关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惩处,还是由学校等教育机构进行纪律惩戒、又或者由家长进行协商处理,解决现有的惩处方式单一的问题。”李亚兰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最近几天,美国等少数国家“大阵仗”支持民进党当局以台湾名义参加世界卫生大会(WHA),但种种操作和“努力”还是不出人意料地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来说去,就是想打“台湾牌”,这种伎俩不难勘破。可民进党当局见竿就爬,以为中美关系处于复杂局面是其谋求“法理台独”外部支持的“良机”。但甘心做美国“马前卒”,是将台湾推向更危险境地。美国从来都是留有一手的,“棋子”与“弃子”的思路转换全凭自身利益而定。如今事实俱在,美方口惠而实不至,囿于国际一中大格局,并没有为民进党当局拓展所谓“国际空间”提供任何实质帮助。而严重干扰大会进程、破坏抗疫合作的国际印象,民进党当局是跑不掉的。